网站无障碍 长者助手
督察信息(已归档)
您现在的位置:

中央督察将进驻五省,哪些问题或将成为督察重点?

信息来源:中国环境APP发布日期:2021-08-27 分享:

       第二轮第四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即将启动。此次督察对象包括山东、广东、湖北、四川、吉林五省。这五个省份所处的地理位置不同,地域特征不同,但都处于国家不同的重大战略布局之中。

      国家重大战略的实施部署不仅与当地的经济发展相关,也对生态环境保护提出了更高要求。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通过夯实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责任,强化督察问责、形成警示震慑、推进工作落实,实现标本兼治,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同时也助推国家重大战略的实施与落实,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建设美丽中国。

       在本次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即将开始前,我们不妨梳理此次接受督察的五个省份在各自所处的国家重大战略布局中的角色,以及此前督察指出的问题,看看哪些问题或将成为本次督察重点。

      山东:黄河流域“龙头”作用关键

       山东是黄河流域经济最发达的省份,是黄河流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承载区域。黄河在山东流经9市25个县(市、区),河段长度为628公里。作为唯一沿黄又沿海的省份,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为山东发展提供了重大历史机遇。

      “扬起高质量发展‘龙头’”,是山东在黄河流域中赋予自己的角色。深度解读2021年发布的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也可以发现,山东把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放到了特别重要的位置。

        如何保护好母亲河,促进黄河流域在山东境内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应该是此次针对山东开展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侧重点之一。

2020年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山东“传统产业和重化工业占比较高,‘四新’经济比重偏低,资源环境约束趋紧,能耗、土地、环境容量制约凸显,实现绿色发展任重道远。”

       另外,根据此前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山东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意见,山东仍存在能源结构调整乏力、压钢工作推进不力、油品监管严重缺位、部分小企业集群污染严重等问题。这些问题是否得到有效整改,也应是这一次督察要关注的问题之一。

       广东:大湾区“引擎”更要绿色运转

       在改善生态环境、构建美丽大湾区的道路上,广东面临着机遇,但也面临着挑战。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先行地、实验区,广东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辉煌成就,也率先经历长期以来大规模、高强度的开发模式对资源环境带来的巨大压力。

      和山东一样,“粤港澳大湾区”这一国家战略,同样给广东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遇。粤港澳大湾区作为我国最重要的湾区经济,将会成为一个强大的辐射动力器,产生很强的经济放大效应。

      “广东区域发展不平衡、城乡发展差距大仍然是我省最大的短板,生态环境质量全面改善的基础尚不牢固,资源要素约束进一步趋紧……”最新的广东政府工作报告这样写道。

       “广东生态环境保护结构性、根源性、趋势性压力尚未得到基本缓解,污染源数量多、分布广、累积性问题仍然突出……如大气质量仍受气象条件影响明显,煤炭、石油等传统化石能源仍占据主导地位,实现减污降碳协同效应,仍面临艰巨挑战。”广东省生态环境厅党组成员、副厅长陈金銮此前在广东省政府新闻办公室有关《广东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上半年,广东空气质量出现反弹。除一氧化碳下降外,其他污染物浓度呈上升趋势。全省、珠三角、粤东、粤西、粤北的空气优良天数比例(AQI达标率),同比均有不同程度下降,其中珠三角地区降幅较大。监测显示,全省AQI达标率同比下降3个百分点;珠三角地区AQI达标率同比下降5.2个百分点。其中,全省细颗粒物(PM2.5)平均浓度为24微克/立方米,同比上升9.1%;全省臭氧(O3)评价浓度为142微克/立方米,同比上升15.4%,臭氧作为全省首要污染物的比例达到68.8%。

          广东省生态环境厅大气环境处处长张瑞凤表示,接下来将重点治理和监管重点行业,特别是加快推进钢铁行业的超低排放改造,推进水泥、玻璃、陶瓷等涉VOCs重点行业治理。

        因此,如何在大湾区绿色发展的道路上,逐步化解能源结构、污染源排放、如何落实减污降碳协同,成为关注的焦点。

此前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广东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指出,广东固体废物处置能力结构性失衡、非法转移倾倒猖獗、违法违规处置问题严重等问题。后续整改效果如何,也有待此次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检验。

      四川、湖北:守护好长江“黄金水道”

      “长江经济带”是国家重大战略发展区域,覆盖11个省市,面积约205.23万平方公里,占全国的21.4%,人口和生产总值均超过全国的40%。此次接受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四川省、湖北省均处在长江流域。两省面积广阔,人口众多,在“长江经济带”中位置关键。

      目前,长江经济带还存在三方面突出问题,一是城市和工业污染治理任务依然繁重。二是农业面源污染的防治亟待突破。三是水生态问题仍然突出。总体上看,长江生态环保的形势依然复杂严峻,水生态修复任务依然任重道远。

      四川作为长江、黄河上游的生态安全屏障,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成为四川的重要指引。同时,四川还处于“西部大开发”战略版图之中。2020年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中指出,西部地区要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加大美丽西部建设力度,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

      我们注意到,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四川仍面临问题和挑战。此前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四川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反馈了包括环境基础设施建设管理不到位、农业农村污染依然严重、黑臭水体整治力度不够等问题。

      而作为长江中上游咽喉的湖北省,同时处在中部地区“绿色崛起”的战略之中。今年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动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指出,中部地区要坚持创新发展,构建以先进制造业为支撑的现代产业体系,坚持协调发展,增强城乡区域发展协同性,坚持绿色发展,打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丽中部。

        位于中部地区的湖北省,生态环境问题也不容忽视。沿江工业污染和环境风险依然突出、非法码头清理整治不到位、船舶污染与风险问题,是此前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湖北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提出的意见。此次新一批次的中央生态环保督察,这些问题是否整治到位、效果如何,有待揭晓。

      吉林:“东北振兴”中实现新突破

       进入“十四五”,“东北振兴”这一战略也被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吉林作为东北重要省份之一,正打造“一带一路”倡议中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更要打造东北亚地区合作的中心枢纽。

      吉林省还是粮食生产大省,粮食安全与“乡村振兴”赋予这里发展的新机遇。

      但是,吉林面临着秸秆综合利用率仍相对较低,露天焚烧秸秆问题还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城乡接合部燃煤散烧污染问题仍为突出、畜禽养殖专业户和散养户粪污“收储运处”体系还不完备以及河流两侧河岸生态隔离带和缓冲带建设相对滞后,河道特别是二三级支流、支沟支渠常态化保洁还不够到位的问题。

“我省产业结构偏重偏化工、能源结构偏煤、运输结构偏公路、用地结构偏粗放、农业种植结构和投入结构不合理等问题仍然比较突出,碳排放强度仍然处于高位。绿色循环低碳的生产方式和节约适度、绿色消费的生活方式还没有广泛形成。”吉林省生态环境厅厅长孙铁此前在中共吉林省委十一届九次全体会议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地级及以上城市排水管网还没完全实现雨污分流,城镇污水收集管网还没实现全覆盖。乡镇污水处理能力还存在较大差距,污水集中处理设施运行不稳定、运行机制不健全等问题依然存在。农村生活垃圾集中收集处置设施还没有做到全覆盖。农村生活污水,特别是黑臭水体治理才刚刚起步。”

而在此前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吉林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中,黑臭水体整治不力、入河排污口整治缓慢、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工业园区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滞后等问题是否妥善解决,有待此次督察一探究竟。

       本次接受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五省在国家重大战略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如何在保障经济发展的同时,促进生态环境质量不断改善提升,各省则需持之以恒、久久为功,不断发现问题、落实整改,实现高质量发展、绿色发展。